资讯

中国近代博物馆的法人治理结构

发布时间:2014-05-20 00:00:00

          2011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发〔2011〕5号),要求从事公益服务的事业单位,“探索建立理事会、董事会、管委会等多种形式的治理结构,健全决策、执行和监督机制,提高运行效率,确保公益目标实现。”同年,为贯彻落实文件精神,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配套文件之《关于建立和完善事业单位法人治理结构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全面阐述了建立和完善法人治理结构的基本原则、总体要求、主要内容和组织实施等。《意见》提出法人治理三要素,即理事会、管理层和章程准则。其中,理事会是决策监督机构,构成广泛,产生方式多样;管理层是执行机构,根据理事会决议独立处理日常工作;章程规范单位各项制度,由理事会通过,并向登记管理机关报备。

   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再次强调:“明确不同文化事业单位功能定位,建立法人治理结构……吸纳有关方面代表、专业人士、各界群众参与管理。”

   博物馆属于文化事业单位,按照上述中央和国家的文件要求,应积极探索法人治理之路。实际上民国时期成立的博物馆业已尝试法人治理模式。如,1914年(民国三年)3月成立的中华博物院,乃私人团体组建,性质相当于当今之民办博物馆。中华博物院采用董事会治理模式,推选高凌蔚、颜惠庆、程克、张国淦、朱启钤、金绍城等15人为董事,顾维钧为董事长。并起草了《中华博物院组织大纲》,表示“本会设董事会处理一切事务”,并设定博物院一系列的运行秩序。

   再比如故宫博物院,由清室善后委员会组织筹备,并由国家直接管理,于1925年(民国十四年)10月10日正式宣布成立。清室善后委员会先后起草《故宫博物院临时组织大纲》、《故宫博物院临时董事会章程》和《故宫博物院临时理事会章程》等文件,确立了法人治理结构。并且,该委员会遴选出严修、卢永祥、蔡元培、熊希龄、张学良、张璧、庄蕴宽、鹿钟麟、许世英、梁士诒、薛笃弼、黄郛、范源濂、胡若愚、吴敬恒、李祖绅、李仲三、汪大燮、王正廷、于右任和李煜瀛等21位董事以及李煜瀛、黄郛、鹿钟麟、易培基、陈垣、张继、马衡、沈兼士和袁同礼等9位理事,董事和理事人选有所交叉。在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又改组成立理事会,作为博物院最高领导机构,决议一切重大事项。

   另外,民国时期的地方博物馆,如河南博物馆,1927年(民国十六年)6月建馆,隶属于河南省教育厅。河南省教育厅颁布的《河南博物馆组织条例》(1931年1月20日)中明确规定“本馆设理事会”,以决议重要事项。

   以上列举的三家民国时期的博物馆既有公立的,又有私立的;既有中央级别的,又有地方一级的。从其章程、组织大纲或组织条例中可以看出,均采用的是法人治理结构。以董事会或理事会作为决策机构,是法人治理的重要特点,以此观之,以上三家博物馆的组织文件在人数限制、人员构成、产生方式、会议制度、职责和任期等方面的规定均有共通点,也与前述《意见》中的相关规定有一致之处。下面详述之。

   首先,在名额方面有相对明确的限制。《中华博物院组织大纲》第三条规定:“董事之人数不得超过二十五人”。《故宫博物院临时董事会章程》第一条规定:“本董事会协议全院重要事务,以董事二十一人组织之”。《河南博物馆组织条例》第三条规定:“理事七人至十一人”。

   第二,在构成和产生方式上。《中华博物院组织大纲》中规定第一次董事会由发起人互选产生,董事长、副董事长、书记长、会计长均由董事推选,依投票法决定最终结果。故宫博物院的董事人选由筹备主任提出,清室善后委员会决定,采取聘任制。1928年10月《故宫博物院理事会条例》颁布,理事(其性质相当于初期的董事)改由国民政府任命。《河南博物馆组织条例》将理事分为当然理事和聘任理事。其中当然理事三人,包括河南民政厅厅长,河南教育厅厅长,河南大学校长,此三种身份者自然是该馆理事;聘任理事四至八人,包括服务教育界多年,声望显著者,具有博物及考古学识,并热心公益者,由河南省教育厅从中选聘。值得一提的是,三家博物馆的董事会或理事会成员不是政界军界要人,就是声名远播的学者教授,均可谓民国时期的风云人物、社会名流,由此,当时社会各界对博物馆事业支持和认同的程度可见一斑。

   前述《意见》中也提出可根据理事的背景不同,采取相应的产生方式,代表政府部门或相关组织的理事一般由政府或组织委派,代表服务对象和其他利益相关方的理事原则上推选产生,事业单位行政负责人及其他有关职位的负责人可以确定为当然理事。

   第三,会议制度方面。《中华博物院组织大纲》规定董事会议的法定人数为董事九名。当不足九人,但是满五人时,可改开谈话会,提出议案待下届开会时再进行表决。《故宫博物院临时董事会章程》规定董事会开会由董事长召集,遇有特别事项,得由董事五人以上或理事会请求董事长召集之。董事会议决案,过半数出席并经出席人三分之二同意为通过。

   第四,职责方面。《故宫博物院临时董事会章程》赋予董事会的职权有:“推举临时理事长及理事;审核全院预算、决算;保管院产;监察全院进行事项;议决理事会及各馆提出重要事项;筹备正式董事会及拟订正式董事会条例”。《河南博物馆组织条例》中规定理事会可“推进馆长人选;决议进行计划;审核预算决定;决议其他重要事项”。

   《意见》中也有类似规定:“理事会负责本单位的发展规划、财务预决算、重大业务、章程拟订和修订等决策事项,按照有关规定履行人事管理方面的职责,并监督本单位的运行”。

   第五,任期方面。《中华博物院组织大纲》规定董事任期三年,董事长任期一年。《河南博物馆组织条例》中规定聘任理事的任期为二年,可连聘连任。

   梳理民国时期几家博物馆的管理制度和治理架构,对我国现代博物馆的转型提供了良好的借鉴,为实现公立、私立博物馆共存,并产生良性互动指明了发展方向,提供了有益经验。文化事业单位建立法人治理结构,是实现政事分开、管办分离、转变管理体制的重大举措。为此笔者建议,应继续对中国历史上和新中国成立后的博物馆以及其他文化事业单位成立理事会、董事会的情况进行调查整理,对国外和台湾地区的文化机构成立理事会、董事会的情况进行调查整理。同时,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等省(市)已经展开了事业单位建立和完善法人治理结构的先行试点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经验。应在对历史经验和试点经验进行调查研究的基础上,起草制定《博物馆理事会暂行办法》,指导规范改革试点工作。将来,在试验层级、涵盖领域、改革力度等方面深化拓展,并系统总结试点经验,修改完善《暂行办法》,以便进一步推动博物馆法人治理结构改革工作的开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