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全国文化厅局长座谈会在银川召开

发布时间:2011-07-13 00:00:00

7月6日至7日,全国文化厅局长座谈会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银川市召开。文化部部长蔡武,副部长欧阳坚、杨志今、王文章,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以及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计划单列市的文化厅局长,文化部机关各司局、各直属单位的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会议。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毅出席会议并致辞,自治区领导于革胜、杨春光、蔡国英、屈冬玉等出席会议。

蔡武对全国上半年文化工作进行总结,并部署了下半年工作。蔡武在讲话中特别肯定了文物保护领域的相关理论和实践的创新。他说,近年来,文物系统正确把握文化遗产事业发展的形势,在国家发展大局中找准工作定位,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在融入经济社会、促进自身发展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理论创新和实践探索,闪现出许多亮点。为此,蔡武举了两个例子进行说明。

第一个例子是关于大遗址保护理论和实践创新。蔡武指出,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一些地方政府忽视文化遗产保护,甚至将其视为经济发展的“绊脚石”;由于缺乏有效的保护规划,一些文化遗产地成了环境整治的“死角”,使当地群众生活水平与控制区外群众的差距越来越大。为破解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生产生活之间的矛盾,国家文物局制定了《“十一五”期间大遗址保护总体规划》,得到党中央、国务院和国家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05年,国家投入20亿元设立大遗址保护专项资金,实施大遗址保护工程。目前,已初步形成了以“三线”(长城、丝绸之路、大运河)、“两片”(西安、洛阳)为核心,100处大遗址为重要节点的大遗址保护格局,使文化遗产保护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逐步彰显,较好地实现了“文物本体保护好、周边环境整治好、经济社会发展好、人民生活改善好”的目标,逐步成为民心工程、民意工程、民生工程,使文化遗产得到应有的尊严。

大遗址保护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关注。2010年6月,李长春同志在纪念我国文化遗产日五周年重要文章中提出,要把保护、发展文化遗产与改善环境结合起来,通过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既实现对文化遗产的整体性保护,又为人民群众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对今后一段时期的大遗址保护工作,蔡武在讲话中要求各地文化、文物部门要认真领会、全面把握中央领导同志的批示精神,按照国家文物局最近下发的通知要求,扎实做好大遗址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务求实效。

一是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创新中国特色大遗址保护展示体系。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近年来文物部门积极倡导,并在实践中大力推行的大遗址保护模式,它以重要考古遗址及其背景环境为主体,集科研、教育、休憩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公共文化空间,既有别于国内普通意义上的公园,也有别于国外的国家公园。作为大遗址保护展示平台,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找准了统筹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的结合点,为大遗址的保护、展示和利用提供了成功范例。目前,国家文物局公布了首批12家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得到了地方各级政府、文物部门和广大文物工作者的积极响应。同时也引发了对于新时期文化遗产工作做什么、怎么做、为谁做等根本问题的深刻思考,为我国文化遗产保护理论体系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二是创新体制机制,构建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文化遗产保护新格局。近年来,国家文物局分别与国家测绘局、旅游局、海洋局、中石油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与湖北、浙江、陕西、四川、甘肃、湖南、山东、山西、重庆、甘肃等省市人民政府签署文化遗产保护共建协议,通过部门合作、省局共建,整合中央和地方在政策、技术和资金等方面的优势和力量。在保护方式上,坚持大遗址保护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群众生活水平提高、居住环境改善相结合,营造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和谐共融、互利双赢的新局面。在运行方式上,坚持政府主导、部门协作、社会参与、市场运作,妥善解决了城市发展与大遗址保护之间的冲突,为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求、遵循文物工作自身规律、国家保护为主并动员全社会参与的文物保护体制进行了有益探索。

三是着眼可持续发展,科学规划“十二五”期间大遗址保护目标。“十二五”期间,国家文物局将着力推动大遗址保护由部门行为变成国家战略、由专业行为上升为全民行动,以大遗址保护展示工程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为抓手,基本形成以“六片”(西安、洛阳、荆州、成都、曲阜、郑州6个大遗址片区)、“四线”(长城、大运河、丝绸之路、茶马古道4条文化线路)、“一圈”(环国境线分布的重要大遗址)为重点,150处大遗址为支撑的大遗址保护新格局,建成30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进一步促进大遗址保护融入经济社会发展,推动大遗址保护成果为全民共享。

第二个例子是关于博物馆工作理论和实践创新。蔡武说,我国的博物馆建设起步较晚,从1905年中国第一个博物馆南通博物苑创建开始,仅有100多年的历史。新中国成立时,仅有21个博物馆。今天,我国博物馆总数已达3020个,并继续以每年100个以上的速度增长,每三天就有一个新的博物馆诞生,这在世界博物馆发展史上是罕见的。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以国家级博物馆为龙头,省级博物馆和重点行业博物馆为骨干,国有博物馆为主体、民办博物馆为补充,类别多样、举办主体多元的博物馆体系。

2008年我国实施博物馆、纪念馆免费开放。截至2010年,全国免费开放博物馆、纪念馆总数已达1893个,除古建筑、遗址类博物馆外,实现了文化文物系统归口管理的博物馆全部免费开放的目标。免费开放政策带来的效果是不可估量的。仅仅三年时间,全国免费开放博物馆、纪念馆和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共接待观众13.4亿人次,不少博物馆的观众增量达到免费开放前的数倍。免费开放后观众结构呈多元化趋势,特别是低收入群体、老人、外来务工人员等观众群体明显增加。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公众的文化需求呈现出多样性、多层次性,对博物馆的社会性、公共性的要求不断提高。但是,我国博物馆在数量不断增长的同时,对质量提升方面重视不够;在馆舍不断完善的同时,对融入社会的重视程度不够。因此,文物部门及时调整发展思路,提出“十二五”时期博物馆建设要从“数量增长”走向“质量提升”、从“馆舍天地”走向“大千世界”,并提出了“广义博物馆”的概念。

一是推动博物馆建设从“数量增长”走向“质量提升”。当前,我国博物馆无论从数量增长、发展速度还是建设规模,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今天各地3万、5万、十几万平方米的博物馆如雨后春笋涌现,但是很多博物馆从馆舍建设开始,没有文物工作者或相关专家参与,仅把它作为一项体现地方形象的地标工程,而没有将其作为一项文化工程。建成后的博物馆,在藏品保护、科学研究、人才培养以及讲解服务、陈列展示等方面的质量跟不上去。特别是面对免费开放的要求,今后不仅要推动博物馆数量增长,还要提升博物馆的质量,包括馆舍建设、藏品保护环境、科研成果、社会服务理念、文化传播功能、市场营销效果和管理水平的提升等。

二是推动博物馆建设从“馆舍天地”走向“大千世界”。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博物馆的内涵不断丰富,外延不断延伸。博物馆已成为城市文化建设、社会教育、民生改善、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博物馆不仅是“仓库的看门人”,而是“文化加油站”;不仅是“旧遗产的投影机”,而是“新文化的发生器”。从博物馆种类看,博物馆已从传统的综合、社会历史等类型,转向艺术、科技、民族、民俗、生态、社区、数字等专题博物馆类型。从博物馆功能看,今天的博物馆不能把自己封闭在馆舍之内,消极等待观众上门,而是应该主动走出馆舍,走进大千世界。一方面,要把博物馆文化送到千家万户,比如推动展览进社区、进厂矿、进农村、进军营,加大博物馆文化产品的开发。另一方面,要把一个社区、一个乡村,甚至一个城市博物馆化,使人们更多地呼吸到博物馆的文化气息。

蔡武强调,当前,博物馆的类型、数量、规模、展示空间、功能等不断拓展,博物馆工作的方法不断创新,这都需要将博物馆置于广义范畴来认识,因此,文物部门提出了“广义博物馆”的概念,从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来认识博物馆学,丰富发展中国特色的博物馆学理论体系。

全国文化厅局长座谈会为期两天,与会代表围绕当前文化建设的热点话题,进行分组讨论和研究。(中国文物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